• 微信:xinwen3375

    邮箱:xinwen3375@126.com

为什么“印章垄断”能无视舆论监督横行十余年?

一枚印章,不仅卖出高价,还能形成垄断,以前认为这是艺术品才有的“专利”。没想到如今被一则新闻颠覆了三观:随着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原支队长谢寒被双开、原政秘处主任贾开玖涉贿一案开庭审理、深圳市创业印章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逮捕,一个饱受批评的“印章垄断”怪象终于被揭开丑恶的内幕,但疑问仍然很多。

印章上做出大生意,靠的是什么?涉案的这家创业印章公司不仅负责深圳市的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,而且还中标承建广东全省统一版本的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。“垄断清远、韶关、河源、梅州、云浮、湛江、深圳等7个市的铜章加工。”虽然遭遇过省内200多家同业公司的联名投诉,但在这样一个技术含量不高、市场主体众多、理应充分竞争的行业内,通过权钱勾结,硬是形成了独此一家的“垄断”之势,并通过捆绑高价销售设备材料,把广东的印章价格推高到了远超同类城市的地步,为祸一方。


为什么“印章垄断”能无视舆论监督横行十余年?


说实话,这根本不是一个多么高超隐秘的阴谋。但是在中央高压反腐、全国优化营商环境的大背景下,在广东这样的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地区,在努力践行依法行政、维护市场公平的深圳,如此低劣的“官商勾结”手法竟然能够横行10余年,实在令人咋舌!

市民早有投诉,网帖比比皆是。早在2010年,就有不少网民在深圳论坛等网络社区发帖曝光深圳“天价印章”问题,追问相关部门监管不力,“一个普通材料的公章原来收费80元,现在320元一个,原来一套章280元左右,现在要超过1000元,如此暴利,从何实现?”当时有网友回应称“特种行业,没后台根本进不了”。2014年,又有网帖《南山新公司刻章已成独家垄断》痛陈乱象。

媒体早有报道,问题直指垄断。2010年7月,深圳商报曾以《刻章暴利进了“龙头老大”囊中》《刻公章“门槛”吓跑众多经营者?》《刻章业垄断留下的种种疑问》为题对创业印章公司的“垄断”行为连续报道。2018年,中国青年报《谁为公章问题“盖章”》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度调查和剖析。

网络是有记忆的,上述反响删不胜删,至今犹存。但无论市民投诉声浪怎么巨大,媒体调查报道怎样深入,事实是,10多年来,因一枚印章而激起的舆论监督浪潮此起彼伏,从未间断,而创业印章公司的业务也越做越大,从未受阻。明明白白不合理的现象就这么存在了10多年,对市场环境的损害也肆虐了10多年。舆论监督的疲软无力,反衬出权力寻租者的有恃无恐和违法犯罪者的嚣张跋扈。

怎样保障舆论监督能够真正发挥作用,应该是“印章垄断”事件带给我们最大的反思。舆论监督是建设民主政治、推动社会进步、贯彻中央决策、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最快捷、最得民心、成本最低的途径,是防止和惩治腐败最有力的武器。舆论监督作用发挥得越好,中央的方针政策就会贯彻得越好,腐败的人和事就会越少。

要让舆论监督有力,不能总是停留于“看热闹”和“听汇报”,而是要用刚性制度和扎实行动落实中央文件精神。要在回应、处置到效果评估等方面,从制度上确保有人能接、敢接、必须接舆论监督的招,并且公开处理,答复社会舆论,不能留下选择性听取、选择性回应、选择性处理的操弄空间。深圳近年来在舆论监督机制方面有不少探索,比如深圳新闻网的“问政深圳”栏目,就以推动政府参与讨论、公开回应诉求为突出特点,一年多里推动处理问题2400多个,回应内容和办理结果公开接受群众“围观”,其公开性、持续性和有效性得到市民网友的称赞,成为具有鲜明网络时代特点的舆论监督“利器”。

试问,斩断黑手,驱散乌云,阳光普照下,哪路妖魔鬼怪还敢为非作歹?(杨颖)